Eva

新人发文,无标题无剧情无文笔三无产品,《Another》Paro,慎入
......作为一个萌新我会努力不ooc的
雷狮觉得自己怕不是见鬼了。
大半夜的,他好不容易才躲过那个总疑神疑鬼的护士,打算到医院外边蹓跶一下,没准还能顺瓶酒回来,结果一进电梯就被吓了一跳。一个人缩在角落里,跟他来了个四目相对。说是人,其实雷狮心里也没底,那个家伙苍白的可怕,白衬衫黑西裤,手里捧着一小束雏菊。跟雷狮对上视线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,很快就低下头去,棕色的碎发服帖的垂在耳边。不过那双绿眼睛还是给雷狮留下了一种微妙的感觉。
雷狮突然就来了兴趣。他瞟了一眼楼层,地下三层亮着。地下三层,太平间,真是太有意思了,他想。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,大晚上去太平间...送葬?他毫不掩饰地打量着那个穿白衬衫的家伙,视线来回了几道却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,仿佛他雷狮才是一个看不见的幽灵,这反倒让雷狮更感兴趣了。
电梯停在了一楼,但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有动。
门开了又关,就在电梯继续向下的时候,那个家伙开口了,他说:“太平间阴气很重,您还是回去的好。”
雷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这是在赶人?鉴于他提醒自己的好意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,只是和那家伙一起等着电梯门再一次打开。地下三层很快就到了,这次两个人倒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,不过走在前面的那个家伙很快就停住了,雷狮也只好停下脚步。眼前的那家伙大概并没有回头的打算,只是沉默地站着,显露出一种无声的抗拒---他在等待雷狮回到楼上。
但雷狮显然不是个听人劝的主,也不想和这个家伙干耗着。于是他思索了一下,对那个家伙说:“送葬的话还是热闹一点比较好哦。”然后满意地看到那家伙很明显的抖了一下。他接着说:“虽然不知道你要去送谁,但是不觉得就这样带着一束花去太———掉价了吗?”拖长的尾音在空荡的走廊上格外刺耳。那家伙依然没有回头,只是在迈开步子的同时极轻的回应了雷狮的挑衅——————
“您跟过来怕是太过热闹了吧。”
TBC